忍者ブログ
漫画 アニメ 插畫
[156] [155] [154] [153] [152] [151] [150] [149] [148] [147] [146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       馬上要期末了,大家都懶散的坐教室里。昨天文化祭才結束,現在還沉浸在昨天的歡樂氣氛中,真是一點也不想上課。正在發呆,數學老太突然對我說"XX,複習得怎麼樣了?"【您是什麽時候過來的?!大驚!!】俺一臉苦笑的說"上課沒好好聽講...好多東西都沒弄明白....呃....這些公式一定要背么TAT!!"老太一邊笑一邊拍拍我的肩說"這是肯定要背的"於是轉身走掉。我坐在那翻弄著數學書一臉鬱悶。這個時候班主任老王進來了,拍拍手示意我們安靜,然後拿出一疊打印的單子說"昨天XX同學活動中丟失了XX,請同學們幫忙找找。這裡是剛做出來的失物招領單,請同學們貼到學校各處"我一聽不是要上課精神就來了,管它是不是幫忙呢~只要不是上課神馬都行~於是立馬P顛P顛的跑上講臺領單子。

       找失物是分3-4人一個小組,我們組4個,拿著單子在校園里四處晃悠。由於昨天還在辦文化祭,現在好多地方都還在忙著清理,雖然是上課的時間,可是校園里可熱鬧了,我們跑了很多地方手上的單子倒是一點也沒少= =|||這個時候我提議去後山的樓梯那邊去貼,因為那邊是去食堂的必經之路,來往的人一定很多。大家都點著頭同意,然後一起來到那樓梯處。正在貼招領單,來了幾個小流氓,在我們後面指指點點。想著正事要緊,於是我們都沒發火繼續貼著單子。這個時候一個妹子大聲叫道"你想干什麽!!"只見一個小流氓正拉著那妹子的手洋洋得意中。平日里我最看不慣欺負女生的男人了,於是快步上前一腳踢在那小流氓的肚子上。估計他們也沒想到幾個女生能做出這樣的反抗,一時僵在那了不知道下一步做什麽反應好。我怒氣衝衝的擋在那個同學前盯著地上的小流氓,他的同伴在旁邊笑嘻嘻的說著"嘖嘖,被女生打了啊,哈哈哈"這樣討厭的話。那地上的小流氓臉一陣紅白,面子拉不下,蹭的一下從地上爬起來,伸手就向我打來,我沒那麼快反應,被他打在身上一激靈,滿腔怒火徹底爆發了。我上前一步順勢抓住他的手臂往牆上一推,他被我反壓在牆上,旁邊看戲的小流氓還在嘻嘻哈哈的笑著,好像這個人和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似的。我怒吼道"還不道歉!!"那傢伙估計是有兄弟在旁邊看熱鬧,臉上面子掛不住了,腳上反踢,從我手裡掙脫了,還沒站穩又向我撲過來,這次要是被打到估計我是要掛彩了,於是我看准機會一把奪下他的拳頭,再次把他壓在牆上,忍不住狠狠的給了他臉上一記耳光。順著我的手離開,他鼻腔一甜,兩股熱流迸出。是以至此,已經不是嘻嘻哈哈可以解決了,一場戰鬥開始。他那群兄弟真夠衰的,完全不幫忙,看到這時想想估計沒意思了,於是懶洋洋的散去,好像剛才什麽都沒有發生一樣。這傢伙一個人被留在這裡,更加憤怒了,不說被打,這個時候就算是找個人出氣都好,於是也不管面對的是不是女生,徹底爆發了。他這態度我也越來越氣,一把扯在他耳朵上,硬生生的扯下那片耳朵,伴隨著痛苦的嚎叫和旁邊女生的尖叫,我更興奮了。也不管是不是讓他認錯,就像是在舞臺上表演一般,完全沉浸在了自己創造的氣氛之中無法自拔,伸過手去想要撕掉另一邊的耳朵。那小流氓真的害怕了,他也沒想到會弄得這般田地,軟軟的癱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求饒。我冷冷的看著他,這樣子更讓我討厭了。這時那個被TX的妹子跑上來,怯生生的把我拉走,我腦中一片空白,隱隱聽到後面的求饒聲...

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才恢復神智,想著剛才發生的那一幕自己都覺得可怕。好在我們這組的妹子們都很有義氣,沒有丟下我一個人在那,頓時心裡暖暖的。看著手裡的失誤招領單,我們相視苦笑,剛才那一折騰,也就貼出去不到5張。老師佈置的任務還是要完成的,於是我們準備往各個教室發...

        教學樓的走廊總是顯得很陰暗,明明很多人在裏面,可是一點也感覺不到有生氣。雖然如此,畢竟是天天上學的地方,所以也沒什麽感覺了,只是今天的走廊比平時更陰暗了【我心裡這樣覺得..】在教室發招領單很順利,之前怎麼沒想到,很快就只剩幾張了。不知道什麽時候,外面已經完全黑下來了。因為平時走廊里就很暗,即使是白天也開著壁燈,所以我們都沒發現原來已經是晚上了。走著走著就碰見班主任老王了,後面還跟了一大群學生,有我們班的也有不認識的。我們高興的搖著手上還剩幾張的失誤招領單邀功,畢竟剛拿到手時可是一大疊。可還沒等我們開口,老王就神色匆忙的故意壓低聲音說"別說話,快跟我來,這裡不安全"我們面面相覷,滿臉疑惑,學習的地方能有什麽危險?可是看到老王身後的那群學生也一臉嚴肅,我們也就不好開口問了,只能莫名其妙的小心翼翼的跟在老王身後。老王把我們帶到教學樓一個不起眼的角落,拉開一道門讓我們趕緊進去。我們想也沒想就跟著大部隊進到門裡,然後老王趕緊把門關上了。這邊依然是走廊,沒有什麽特別。一群人緊張兮兮的跟著老王在走廊里走著,只有我們4個人還沒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麽...走廊旁邊很多門,我想裏面應該就是教室吧,怎麼看都覺得還是在教學樓里。這時候老王小心翼翼的拉開一扇門讓我們趕緊進去,隨後又趕緊關上門并鎖上了。這才呼出一口氣,定定的看著我們。且說這個房間,亮著燈,并不是我想像中的教室,這是一個帶臥室的居家房。雖然只有一室一廳,但是面積很大,20多人在裏面也沒覺得擠。老王這時候才開口"我們在這裡等到早上應該就安全了"我們小組莫名其妙的看著大家,然後我問"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"老王看了我一眼,頓了頓,扶了扶她那厚重的眼鏡,好像下了什麽決心一樣呼出一口氣,然後解釋道"其實我們現在在另一個空間里"大家一陣驚呼。老王趕緊示意我們小聲說話。"其實大家也感覺到了,我們的教學樓一直很陰暗。【苦笑】說陰暗其實不太確切,應該說是陰森。"然後環視我們,繼續說"每到XX年XX號的天黑,教學樓都會和另一個空間鏈接,而那個空間就是你們所理解的陰間"待這句話一出來,大家又是一陣驚呼,隨即意識到什麽,趕緊捂住自己的嘴。這時候,不經意的,我看見老王嘴角微微上揚,但是很快的又恢復了緊張害怕的神色。我心中一緊,剛才那是什麽??老王繼續說"你們都聽說了,學校每X年都會有學生失蹤,其實就是到了不該到的地方回不去了...雖然校方一直封鎖消息,強調這只是傳言,可是現在你們都知道了,這是事實"說著就從荷包里掏出紙巾擦汗,又是詭異一笑。這次我看得真切,更加疑惑了。"同學們不用害怕,我們在這裡很安全。等到天亮,我們就會回到我們的空間了。記住,千萬不要出去,不然我也無能為力了。雖然有些勉強,大家還是將就一晚吧。"說著指了指臥室"當然,我們出去后對今天發生的事情絕對不可以說出半點,不然後果會很嚴重。聽明白了嗎?"說著環視我們,我們都被嚇到了還能有什麽反應,於是拼命點頭。這時候她又笑了,這是第三次,我感覺意識到了什麽,可是一閃而過,我抓不住,只得靜觀其變。之後大家就散去了,有人坐客廳里聊天,有人乾脆去了臥室休息。老王去了廁所洗澡。我坐在客廳里忐忑不安,且不說現在我身處一個什麽樣的環境,就是剛才老王那三次詭異的表情我就感到不安。這裡是什麽地方?爲什麽教室里會有床?爲什麽老王對這個地方好像很熟?爲什麽我們呆到明天早上就沒事了可是每XX年依然有人失蹤?腦子里充斥著各種爲什麽,卻不知道到底如何是好。正在我百思不解時感到有人從後面拍了我一下,我猛的回過頭,一張不認識的臉笑咪咪的看著我。我心中一驚,一臉茫然的看著她。女生,短髮,看起來體育很好,比我高。這就是我對她全部的認識。她看我的表情,笑著自我介紹"我是XX班的XXX,你好"看到她那態度我也不好無視,於是回過一句"我是XX班的XX...你好..."她看起來很高興,然後擠到我身邊坐下。因為覺得腦中很混亂,於是我并沒有和我的同學們一起,而是自己一個人縮在門邊的角落里。老王說門外很危險,所以大家都刻意離門遠遠的,好像連門也變成危險品了,這正好給了我冷靜思考的機會。這個女生的突然出現打破了我的寧靜,讓我有種領地被侵犯的感覺,於是我笑得很僵硬,心中各種不爽。她好像也看出我的心思,於是直接進入話題,湊到我耳邊小聲說"你是不是覺得王老師有點不對"我一驚,馬上鎮定下來,牢牢的盯著她說"怎麼不對。"她好像看出我對她還有戒心,於是也不多解釋,直接說"剛才她笑了三次,看起來很詭異,好像隱瞞了什麽"接著又加了一句"我知道你也看見了"我不說話,盯著她看了一陣,心裡思考著要不要相信她。然後我垂下頭,輕輕的說"恩,是這樣"她知道我開始相信她了於是接著說"你覺得這地方真的安全嗎?"我又是一驚,這姑娘說的話都直接擊中我心裡想的東西了。我試探著問"你是說老王有問題?...我們不能相信她的話?"她點點頭,順著她的目光,我看到大門,頓時明白了她的意思。到底該相信誰?
 
        時間不多了,老王在廁所里應該馬上就要出來了,那時候我們就只能聽她的在這裡等到早上。但是那三次詭異的表情我確定是看得真切,這該如何解釋?腦中飛快的思索著,如果外面真的有危險,那還不如就在這待著。但是如果這裡才是真正的陷阱呢?剛才從外面進來,好像也沒發生什麽...心一橫,於是我看著她堅定的點點頭。她大喜,趕緊看看四周,沒有人注意我們,老王也還沒出來。於是我們悄悄的打開門,側身閃進了外面的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   一出門我們就跑了好遠,感覺老王一下子追不上來了才小心翼翼的靠在角落里喘氣。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逃離這里。走廊兩邊都是門,那麼離外界最近的就是門里房間上的窗戶了。確定這一點,我們必須要打開一扇門,找到窗戶,然後翻出這棟樓。好在這是1L,跳窗會比較容易,不然就算是2L,我也決不願意從窗戶出去。商量好后我們決定就選身邊的這個門進去。2個人小心的扭開鎖,生怕弄出點響聲,一進門就趕緊關上,不過沒鎖,方便逃生吧,誰知道這門裡會有什麽。進到門裡發現這房間的格局和老王帶去的那個一樣,也是很大的一室一廳,唯一不同的是在臥室的墻上多了一扇門。兩間房里都沒有窗戶,這個一目了然。我們無奈的相視一笑,準備從大門出去換一間房找。就在這個時候,大門處傳來了重擊,那聲音絕不是有人敲門,而是有什麽很重的東西在撞門。我們都是一驚,趕緊回到臥室,拉開牆上的那道門,想都沒想就逃進去,之後一把把門反鎖了。回過身來才發現我們到了另一個房間,確切的說是另一個一室一廳。如果不是知道剛剛進來的那道門在臥室的牆壁上,這房子看起來就像是走廊上的另一個房間!!對剛才的撞擊我們還心有餘悸,畢竟我們連是什麽東西都不知道。現在在這個房間里更加小心了。在臥室里同樣的位置上我們又發現了一道門,不敢輕易拉開。在房間里轉了一圈,依然沒有窗戶。我們只得換一個房間找,小心翼翼的拉開了臥室的那扇門。不出所料,門里依然是那樣的房間,佈置有些許不同,客廳的沙發上搭著白布,沙發后的墻上有一扇很大的窗戶,可惜的是有防盜網,想出去是不可能的。沙發旁的抽屜里有一本像日記一樣的東西,上面寫著X特X,好像是名字。我心想這人真有意思,用中文非要叫個外國名字。裏面的記錄很一般,無非是今天做了什麽,怎麼怎麼的。看得出,這X特X好像是這棟房子的少爺。由於身處環境特殊,我們隨便翻了下那本日記,想著趕緊去下一個房間找窗戶。就在這個時候,沙發上的白布突然動起來,就好像裏面有人似的。我們趕緊跑到臥室里拉開牆上那道門沖進去,反鎖。回過頭來看到的是同樣的客廳,同樣的沙發,同樣的桌子,同樣的白布下的不明生物【也許說是幽靈?】只是那白布更高大了,我們嚇得趕緊沖去臥室,猶豫著拉開牆上的門。如果再次回到那個客廳,我們會看到什麽?不敢想也想不出來,硬著頭皮進了那扇門,關上。這才發現并不是剛才那個房間了。我們依然是穿過門來到客廳,但是這次的房間要小很多,怎麼形容呢,普通家庭?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。有3個房間,除了臥室,還有個小小的書房。讓我們心中一震的是書房的牆上有扇窗子!!而且沒有防盜網!!我們趕緊爬到窗前的書桌上,手忙腳亂的打開插銷,窗子它開了!!!我先爬出去,外面是草地,雖然不能一下踩到地但是窗子并不高,正在找著落點的時候客廳的門又被什麽東西撞響了,聲音很急促,我想不了那麼多趕緊往下跳去,剛著地她也在我身邊落下了。我們什麽話也沒說,朝著開闊的地方跑去。還沒跑幾步,突然有個蒼老的聲音在身邊響起"站住!你們是幹嘛的!"我們不敢看,誰知道那是不是人,直接就跑了過去。這時前面出現了一塊田地,一個農民打扮的大叔拿著鋤頭惡狠狠的盯著我們說"你們是什麽人?!"我想也沒想脫口而出"我們是來找X特X少爺的"那人聽到X特X少爺的名字臉色稍微緩和了些,趁著這空擋我們飛快的從他身邊沖過,繼續往前面跑。這時天已經開始亮了,天邊出現了紅色。過了田地前面似乎有一個小鎮,我們一口氣跑到那鎮上。小鎮的人們已經開始勞作了,很多家都在忙著開店。看著這一片充滿人氣的情形,我們相視一笑,終於,逃出來了!

       不知道留在那的同學們都怎麼樣了,更不知道那個帶我們去那鬼地方的人是不是老王。那撞門的到底是什麽,那白布下的到底是什麽?那蒼老的聲音來自誰?那農民是誰?X特X少爺是什麽人?一切的一切,給我們留下了疑問,但是,我們唯一知道的是,我們已經活著回來了。
        

拍手[0回]
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name
title
color
mail
URL
comment
pass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secret (チェックを入れると管理人だけに表示できます)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カレンダー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フリーエリア
=口=
最新コメント
[07/21 關於新聞= =]
[07/21 馒头]
[04/01 貌似無害]
フリーエリア

Powered by Ninja Blog    template by Temp* factory    material by ポカポカ色

忍者ブログ [PR]